当前位置 : B2B

黑恶势力勾结鹤壁市山城区检察院裘波等人捏造刑事案件,扰乱司法秩序,企

2018-07-18 06:19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黑恶势力勾结鹤壁市山城区检察院裘波等人捏造刑事案件,扰乱司法秩序,企图侵吞他人财产进行中

  一、山城区检察院裘波、陈庆锋等人与黑恶势力合谋抓捕冯嘉文、刘俊波、刘超等人,刑讯逼供恶意制造假案。
  2016年3月18日凌晨两点左右,刘立功带领四辆车和七八个人突然在驻马店市的大街上围堵驾车行驶中的冯嘉文,并以冯嘉文涉嫌诈骗强行扣押,将冯嘉文押到山城区检察院裘波、陈庆峰等人的警车上,然后又由刘立功派人将冯嘉文连夜送往鹤壁市山城区检察院刑拘关押(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第十八条关于“刑事案件的侦查由公安机关进行”的规定)。当天又立即将刑拘变更为监视居住,把冯嘉文关到山城区宝马宾馆进行刑讯逼供。当天早上八点多,刘立功以向驻马店市中级法院执行法官刘超反映问题为由,打电话让刘超法官到中院大门口西侧接待,刘超法官刚到刘立功说的地点,就被守候在那里的人员带走,就在同一时间,到法院上班的刘俊波法官也被在法院大门口带走。他们同样是以他涉嫌渎职刑事拘留将人带走,当天立即改变为监视居住,将他们关押在鹤壁市山城区宝马宾馆,进行逼供。他们为了逼供,将他们三人整整监视居住了一个月,他们被监视居住期间,律师要求会见他们,办案人员找各种借口拖延会见,律师多次要求会见他们只安排了两次。冯嘉文在监视居住期间,山城区检察院每天安排六个保安轮流值班,不让睡觉,不让吃饭,蹲马步、拳打脚踢逼迫冯嘉文书写交代材料。就这样,鹤壁市山城区检察院拉开了捏造刑事案件的序幕。
  二、冯嘉文通过正当民事诉讼追债却陷囹圄。
  2012年到2014年间,驻马店市天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开发位于西平县的“盛康佳园”项目,其项目负责人张贺丽多次向冯嘉文冯嘉文借款3000多万元。2014年初,通过对账后双方签订了还款协议。逾期未还,冯嘉文起诉到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法院多次调解,双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并形成了(2014)驻民三初字06号《民事调解书》(附件1)。此后,天鸿公司仍未按调解书的约定还款。冯嘉文向驻马店中院申请执行,法院依法冻结了天鸿公司的账户、查封了该公司“盛康佳园”项目的土地和房产。
  天鸿公司为了拖延履行,于2014年8月对(2014)驻民三初字06号《民事调解书》编造理由称,天鸿公司不欠冯嘉文那么多的钱,是冯嘉文起诉时连同天鸿公司欠乔景峰的两千多万一起起诉的,冯嘉文与天鸿公司的调解书确认的还款金额包含了乔景峰的借款,所以,该调解书调解的还款不真实,向河南省高级法院申请再审,省高院依法审查后认为,做出了(2014)豫法立二民申字第00949号《民事裁定书》(附件2),驳回了天鸿公司的无理再审申请。
  在本次再审前后,天鸿公司及其代理人刘立功多次向法院承诺计划还款,与冯嘉文协商、承诺,承诺后却不履行,冯嘉文要求法院强制执行,驻马店市中院执行局依法对查封的房产进行评估和拍卖。
  案件执行拍卖过程中,曾经以天鸿公司项目负责人身份代理天鸿公司接受执行的刘立功,突然持驻马店仲裁委于2014年10月17日出具的仲裁裁决书(附件3)(民诉法解释第479条明确规定在执行中,被执行人通过仲裁程序将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确权或者分割给案外人的,不影响人民法院执行程序的进行。),裁决书的主要内容是刘立功与天鸿公司于2014年10月17日“达成财产权确权协议”裁决“康馨佳园”“属于刘立功个人所有”。现将该项目的所有房产都确认归刘立功所有。刘立功拿着漯河精益房地产公司与天鸿公司的《合作协议》和与张贺丽等人签署的《解除合作协议》以及驻马店仲裁委的裁决书的向驻马店市中院提出执行异议和第三人撤销之诉。法院开庭审理后,依法驳回了刘立功的撤销之诉(附件4),刘立功上诉,省高院审查后依法驳回上诉(附件5)。刘立功的执行异议也被法院裁定驳回,为了拖延时间他又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期间,省人大代表张建中,联络省人大代表付长运帮助刘立功直接向驻马店中级法院作虚假反映、干预法院审理活动,该案现中止审理。
  三、刘立功为帮助天鸿公司抗拒执行,买通检察人员,企图通过刑事案件的诬陷冯嘉文达到其侵吞他人财产的目的。
  刘立功先捏造事实向西平县公安局作虚假报案,称张贺丽和冯嘉文之间的借款行为涉嫌诈骗向西平县公安局报案,西平县公安局立案调查后,依法撤销了案件(附件7)。
  刘立功又以驻马店中院审理案件的法官刘俊波渎职为借口,向省检察院作虚假举报,省检察院指派驻马店检察院反渎局调查,该局进行调查后,案件不了了之。后来案件又指定到周口检察院审查,该院审查后认为案件不涉及刑事犯罪。刘立功又买通省检察院相关人员,省检察院以侦办刘俊波、刘超渎职案件(刘俊波、刘超作为民事案件的审理和执行法官,在其办理的民事案件没有依法被撤销或被发现违法审判并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况下,起动追究渎职犯罪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为幌子,将案件交由鹤壁市山城区检察院反渎局,该局的裘波、陈庆锋等人以办理刘俊波、刘超渎职案件为借口,却以冯嘉文涉嫌诈骗违法实施抓捕,并对冯嘉文等人进行刑讯逼供。现在的事实证明,所谓的刘俊波、刘超的渎职与所谓的冯嘉文诈骗没有任何联系(山城检察院故意捏造所谓的刘俊波等涉嫌渎职案件,曲解最高检《刑事诉讼规则》第十二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侦查直接受理的刑事案件涉及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应当将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在上述情况中,如 果涉嫌主罪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由公安机关为主侦查,人民检察院予以配合;如果涉嫌主罪属于人民检察院管辖,由人民检察院为主侦查,公安机关予以配合。意在违法管辖本应由公安机关管辖的所谓的冯嘉文诈骗案件)。他们就是按照刘立功的要求强加给冯嘉文诈骗的罪名,来逃避执行和债务。并进一步达到侵吞天鸿公司和张贺丽财产的目的。
  四、刘立功的黑社会背景:刘立功,男,现年46岁,西平县人。2003年发生在驻马店颐和山庄宾馆的轰动全国的涉黑持枪杀人主谋之一。由于刘立功的哥哥刘铁汉与时任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刘国庆关系特殊,刘立功一审被判八年,二审改判五年。刘立功刑满释放后,依然是横行西平漯河等地,他哥是房地产老板,驻马店市长刘国庆的铁杆弟兄。他到处替人扛事,伺机侵吞别人的财产。在这个案件中,项目是天鸿公司开发,项目负责人张贺丽向冯嘉文借钱,冯嘉文压根就不认识刘立功。可是到了冯嘉文要求执行天鸿公司房产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刘立功,说是天鸿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并愿意按照调解书还钱。到了法院拍卖执行财产时,所有财产都是他的,法院不能执行。他拿出的证据竟然是漯河精益公司和天鸿公司合作开发协议以及与张贺丽、丁亚明的分家协议及仲裁裁决书之类的东西。既然是你刘立功的项目和财产,你为什么还代表天鸿公司给法院执行法官承诺按调解书还款?此前,在冯嘉文最初要求天鸿公司按照调解书还款时,刘立功还按照其与张贺丽签订的《解除合作协议》的约定还过一些款项,只是中间跳出来一个乔景峰,要求让天鸿公司先还他的款,不然就不让刘立功还款。乔景峰何许人?自称在张贺丽开发天鸿公司西平康馨佳园项目时借给张贺丽也有钱,现在张贺丽与刘立功解除合作“分家”了,他的钱应当先还,原因是他和刘立功当年犯事时侦办刘立功涉黑案件时的公安人员黄某某是铁杆兄弟,黄某当年为刘立功逃避追究帮了忙,手中掌握刘立功的什么什么证据。刘立功要想如何给别人扛事同样离不了黄某某,于是就有了刘立功借黄某某之势,与乔景峰暗中勾结串通,开始了先赖掉天鸿欠的冯嘉文的债,然后再赖掉他应当给张贺丽的合作分配,这样,近亿元的不义之财就落入了他们的囊中。
  刘立功就开始了勾结检察院个别人制造假案实施侵吞他人财产的计划,在帮助天鸿逃债时,趁机侵占他人财产。刘立功到处扬言:花一千万,看能不能把法官和冯嘉文关进监狱!刘国庆倒了,我刘立功没有倒,谁敢当我的财路就让谁进监狱,法官也不例外。这就是前面说讲的一个横行一方的黑社会分子刘立功,和检察院个别人合谋捏造假案,公然违法管辖立案,利用刑事手段抓捕法官和债权人,通过颠覆法院民事审执活动达到其逃债和侵占他人财产的丑恶目的。
  作为冯嘉文的亲属,亲眼目睹和经历了这个假案的前前后后,台前太后,看到了以刘立功为代表的黑恶势力勾结检察院个别人借助刑事权力干扰司法,我们十分绝望和痛心。一起本无争议的民事案件,刘立功、乔景峰等黑恶势力为达个人侵吞财产的目的,与检察机关个别人勾结滥用刑事侦查权力制造假案。让受害人蒙冤、让司法界蒙羞。截止目前,假案竟然在上演一年半后进入了审判环节,山城检察院个别人又暗中恐吓法院,强压法院违背事实和程序作出违心的一审判决,案件已上诉到鹤壁市中级法院,但愿中级法院排除干扰,还法律一个公正,还受害人一个清白。
标签: 勾结 城区 等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