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2B

不能让老赖假破产、真逃债而逍遥法外(转载)

2018-07-26 23:52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关于举报蓬莱市法院法官李丽以及相关领导胆大妄为、目无法纪,帮助老赖张君召逃避债务,干涉和对抗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常执行,甚至纵容包庇犯罪嫌疑人,帮助犯罪嫌疑人进行虚假诉讼、虚假破产等违法、违纪行为情况说明。
  张君召:蓬莱华岳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早在2013年就已被多家法院列为失信人员成为老赖
  李丽: 蓬莱法院蓬莱华岳置业有限公司破产案件的承办法官(就一人独自办案)
  刘颖: 蓬莱法院蓬莱华岳置业有限公司破产案件的分管院长

  一、蓬莱法院法官李丽以及相关领导胆大妄为、目无法纪,帮助老赖张君召逃避债务,干涉和对抗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常执行。
  蓬莱华岳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华岳置业公司”)是一家由股东张君召、杨金相、毕庆伟三人出资3200万元成立于2011年5月的企业。公司主要从事房地产投资咨询、物业管理等业务。从成立之初至申请破产期间一直都没有对外经营。2012年华岳置业公司因资金周转困难向我们借钱后拒不还款,我们只能向法院提起诉讼。2014年3月5日潍坊中院做出一审判决,华岳置业公司为拖延债务,2014年3月5日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省高院于2014年9月19日对本案做出终审判决。华岳置业公司为逃避债务,采取恶意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方式,又找某些领导出面干涉阻碍潍坊中院正常执行,在2014年多次中断对华岳置业公司财产的评估与拍卖,使得案件无法正常执行,拖延履行义务。在申请再审期间华岳置业公司又通过恶意转移财产、隐匿资金,伪造担保债权等方式准备着虚假破产,故意编造事实上不存在的债务,通过制造虚假的债务凭证,承认不真实的债务准备着虚假破产。在收到最高院驳回再审申请的裁定后,潍坊中院立即对华岳置业公司查封财产进行执行拍卖,于2015年11月11日抵顶给债权人用于偿还所欠的债务。然而蓬莱法院为了对抗潍坊中院的抵顶裁定,竟然给潍坊中院下达了一份日期是2015年10月13日的告知函,要求潍坊中院立即中止对华岳置业公司的执行程序,明明华岳置业公司在2015年11月3日才向蓬莱法院申请破产,为什么给潍坊中院下达的告知函是2015年10月13日,难道蓬莱法院未仆先知?这很明显就是蓬莱法院在帮助老赖对抗潍坊中院的正常执行,帮助老赖逃避债务进行虚假破产。由于蓬莱法院恶意帮助老赖进行虚假破产,让我们真实债权人无论从精神上还是金钱上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在此期间有的债权人家庭支离破碎,有的债权人公司倒闭,有的债权人流离失所,有的债权人现在连饭都吃不上,非常悲惨!为什么老赖张君召早不申请破产,自2012年就有债权人起诉张君召及华岳置业公司,为什么要拖到2015年才破产,很明显就是老赖张君召在故意拖延时间,为虚假破产在做准备。蓬莱法院能裁定一家从未经营过的空壳公司为了逃避债务而破产,在全国来说也是实属罕见。由此可见,蓬莱法院法官李丽以及相关领导有多么目无法纪、胆大妄为啊!

  二、依据2013年9月1日正式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蓬莱法院裁定华岳置业公司破产严重违反法律程序规定,损害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宽容失败者“是《企业破产法》的一个基本理念,但绝不是逃废债务的工具。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规定对债务人有巨额财产下落不明,且不能合理解释财产去向,或者债务人存在先行剥离企业有效资产另组企业,而后申请破产等“假破产真逃避”行为的,要依法裁定驳回破产申请。
  然而蓬莱法院在华岳置业公司破产案中,不知为何竟然如此草率、不负责任。华岳置业公司的法人张君召由于拒不配合法院履行自己的债务已被法院列为失信人员成为老赖,就是这样的老赖在2015年11月3日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蓬莱法院申请破产清算。而蓬莱法院就这样相信老赖于2015年11月11日蓬莱法院裁定受理华岳置业公司破产申请,但是蓬莱法院在没有对所有债权进行认真核实的情况下,也没有召开债权人会议的情况下,不顾及真实债权人的权益,于2016年1月8日作出(2015)蓬商破字第5-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华岳置业公司破产。蓬莱法院自受理破产申请到作出破产裁定仅用了短短58天的时间,可见其破产裁定作出的草率程度!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蓬莱法院监管不严,无视法律规定,变相帮助和纵容华岳置业公司法人张君召逃避债务,进行虚假破产。
  蓬莱华岳有限公司所提供的申请破产材料,尚缺乏法律所规定的具有破产原因的相关证据,且债权、债务尚未核查清楚,(2015)蓬商破字第5-3号《民事裁定书》认定华岳置业公司负债总额97310430元,其中华岳置业公司欠股东的虚假负债就高达29125057元。华岳置业公司因承担担保责任需为其法定代表人张君召代偿个人债务达到19455520元。这些虚假债务金额高达48580577元。(2015)蓬商破字第5-3号《民事裁定书》认定华岳置业公司资产总额85814660.12元,扣除这些虚假债务。华岳置业公司尚未达到资不抵债严重亏损的破产界线,有巨额资产不能合理解释去向,股东对公司负有巨额债务未偿还,企业财产与其法定代表人股东的财产高度混同,股东存在出资不实,出资不到位,恶意抽逃出资,伪造会计文件和商业帐簿,掩盖资金的真实流向,恶意通过破产逃债损害债权人利益等情形。蓬莱法院应当不予受理老赖的破产申请,裁定驳回老赖的破产申请。
  1、蓬莱市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后,应当给予我们这些债权人行使诉权的时间和机会,充分保障我们的实体权利和诉讼权利,本案中,债权人和管理人还没有审查企业资产负债状况。没有审查是否有转移资产、提前清偿,等规避法律的行为。甚至没有发现华岳置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股东 上述种种“假破产、真逃债”行为。蓬莱法院直接认定华岳置业公司破产,显然错误的、违法的。
  2、《企业破产法》还设置了和解和整顿程序,目的在于挽救债务人企业,同时也是保护债权人的债权的一种手段。而且《企业破产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都明确规定了宣告破产条件,特别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了宣告企业破产的具体条件:1)债务人不能清偿债务且与债权人不能达成和解协议的;2)债务人不履行或者不能履行和解协议的;3)债务人在整顿期间有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一条规定情形的;4)债务人在整顿期满后有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情形的。如果受理后立即下破产宣告裁定,有违立法本意。2017年3月份华岳置业公司的股东毕庆伟和杨金相与投资方山东世纪泰华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向蓬莱法院提出对华岳置业公司进行资产重整,已拿出切实的重整方案,能将所有债权人的损失降到最低,不知蓬莱法院法官李丽以及相关领导为何原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不支持企业自救进行资产重整,非要帮助老赖进行虚假破产来逃避债务,还帮助老赖张君召把一笔笔虚假债权给认定上,数额高达5000多万元。
  3、本案中蓬莱法院甚至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还没有召开的情况下,受理案件后立即作出(2015)蓬商破字第5-3号《民事裁定书》,直接宣告华岳置业公司破产严重侵犯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应依法撤销。人民法院在审理任何一个案件时,都应站在中间立场,充分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应当给予当事人行使诉权的时间和机会。在破产案件中,召开债权人会议这一程序,就是给予当事人行使诉权的时间和机会。蓬莱法院在裁定受理破产案件后立即宣告华岳置业公司破产的做法把破产宣告提到了召开债权人会议之前,有违立法本意。
  三、蓬莱法院在破产过程中未按照《破产法》的相关规定去做,未对管理人的行为起到应尽的监督义务,纵容破产管理人的违法行为,帮助老赖假破产、真逃债。
  2016年1月14日蓬莱法院组织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债权人在管理人规定期限内对华岳置业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债权核查表中多名债权人申报的债权提出书面异议。蓬莱华岳置业有限公司管理人在没有审查核实清楚上述债权的情况下,作出针对债权人《关于确认债权异议的回复》(2015)华岳破字第1号,蓬莱华岳置业有限公司管理人对于虚假债权人申报的债权予以认定。我们认为该认定没有法律及事实依据,不足以服人。我们对于该债权认定仍有异议,为了保障真正债权人的利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五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债务人、债权人对债权表记载的债权有异议的,可以向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等相关规定,我们特向蓬莱法院提起诉讼。蓬莱法院及李丽法官收到立案材料后拒绝立案,又不作出合理解释。其不作为行为严重违反法律规定!
  蓬莱法院组织审查债权人申报债权是否真实的开庭听证时,我们作为债权人提出华岳置业公司存在大量伪造虚假资产负债的情形,并提供大量证据用以证明这些债权均为虚假、伪造的,但蓬莱法院李丽法官对于听证程序完全敷衍了事,对于我们提出的异议置若罔闻!听证结束后一拖再拖,不作出任何认定和处理。对于上述债权中孙建琪的虚假债权,潍坊奎文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鲁0705民监10号《民事裁定书》,认为本案涉嫌虚假诉讼,裁定本案再审,中止本案的执行。蓬莱法院李丽法官对于已经被其他法院确认为虚假的债权甚至不做任何处理,也不依法将破产案件中所涉及到的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
  除此之外,李丽法官与破产管理人关系密切,华岳置业公司破产案件的管理人的工作做得不到位、管理工作出现事项的遗漏、疏忽,工作出现懈怠,蓬莱法院却不采取任何措施。债权人多次提出要求更换该不称职的管理人,均被李丽法官严词拒绝,并对管理人的失职行为进行百般开脱与庇护。不仅如此,李丽法官按照破产费用的最高上线向破产管理人支付最高的报酬,对此,债权人多次提出异议。李丽法官却未作有任何回复。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打击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第十二条规定,债权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还清事实的真相,多次向蓬莱法院法官李丽提出请求,将(2015)蓬商破字第5-3号破产案件中所涉及的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追究张君召、孙建琪、张在菊等犯罪嫌疑人的虚假破产、诈骗、虚假诉讼等刑事责任。对于债权人这样合情合理的请求,蓬莱法院法官李丽以及相关领导不知为何原因一直是不予理睬,严词拒绝债权人合情合理的请求,一味纵容包庇犯罪嫌疑人。蓬莱法院法官李丽以及相关领导的所作所为,直接助长了犯罪嫌疑人与破产管理人的嚣张气焰,使得他们违法犯罪的行为更加肆无忌惮。
  综上所述,蓬莱法院法官李丽以及相关领导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严重渎职。 主席多次强调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实际上就是要依据党章从严治党、依据宪法治国理政,通过一系列制度建设、制度制衡,消弭特权现象,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平等权利,实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蓬莱法院李丽法官及个别领导的上述违法、违纪的行为严重侵害我们真实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希望相关部门对我们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对蓬莱法院法官李丽及相关领导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严惩!追究通过虚假破产、虚假诉讼进行诈骗逃避债务的犯罪嫌疑人张君召、孙建琪、张在菊等人的刑事责任,将罪犯绳之以法,为民除害!还以老百姓的公平,彰显法律的公平与正义。我们老百姓坚信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是公平的,邪不压正!共产党万岁!
标签: 老赖 转载 不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