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跨境电商

被指数据造假、利润注水 被做空的新高教何去何从?

2019-03-04 02:36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近日,港股上市公司新高教(02001.HK)被一家名为空城研究的机构做空。做空报告称,经过对新高教生源、关联交易、成本等方面进行调查后,认为其存在上市数据造假、披露利润注水成分高达50%等情况。而新高教发布澄清公告称,报告的指控和资料具有误导性、不真实、不专业及毫无根据,将提起法律诉讼。但事实上,作为去年的港股新贵,新高教的股价自去年8月起一路出现颓势,而这都与民促法修订草案中各项对于民办学校加强监管的政策密不可分。

  一度大跌

  2月21日,空城研究发布做空报告,指控港股上市公司新高教存在数据造假、利润注水等行为。次日,新高教发布澄清公告称,空城研究的指控及发布的资料不真实且毫无根据。

  随后,空城研究针对新高教的澄清公告发布了回应,指控新高教有意回避核心问题,且无法证明关联交易不存在。同时,在回应材料中,空城研究对新高教澄清公告的主要论点逐句作出了反驳。对此,新高教认为,空城研究的回应属失实及具误导性,公司正收集证据,并计划就损害赔偿或其他补偿,向编制或刊载报告有关实体或个人提起法律诉讼。

  在空城研究提出的报告中,称其对新高教进行了尽职调查,走访了大量学生和老师,并实地勘察了众多合作单位,提出了四点质疑。

  首先指其通过表外支付的方式隐瞒招生佣金,称招生人员花钱打入高中进行推广销售,有偿获取高中班主任的配合,估算2017年的招生佣金高达 5100万元。新高教集团对此表示,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有偿招生费用,实施“规范招生和品牌招生”。

  同时,报告指出新高教集团以不具有任何商业实质的“独家技术服务及管理咨询协议”为由,向其刚收购的东北一间高校收取所谓的服务费4380万元,并确认为收入,是通过关联交易输送利益为了冲刺IPO利润。而新高教集团回应称,协议签署时东北学校仍为独立第三方,不应视为关联人士交易,且签订的协议在商业上属合理。

  针对沽空机构指出的基本办学条件、教学质量、师生比不达标等问题,新高教集团回应,公司已为所有学校取得经营民办学校的许可证,且有关许可证须进行年度审阅。所有学校每年向地方部门提交师生比例,从未遭受行政处罚。

  在结论中,空城研究按照18倍的行业平均市盈率,给新高教的估价为1.62 港元每股,与当前价格相比,预计下跌空间为68%。受做空报告影响,当日新高教股价跌幅达13.39%,报收4.4港元,后出现小幅上涨,但仍低于做空前的股价。截至2月27日收盘,股价为4.46港元,总市值63.83亿港元。

  曾是宠儿

  公开资料显示,新高教集团成立于1999年,于2017年4月在港上市。而就在2017年,内地教育企业掀起了一股赴港上市的热潮,睿见教育、宇华教育、民生教育、中教控股等教育企业相继登陆港股,且都走出了惊人的涨势。在这批备受热捧的教育板块新秀之中,新高教因上市一年股价翻倍而引人注目。

  据了解,新高教上市价为每股2.78港元,上市后表现并不亮眼。但上市4个月时,新高教宣布其获纳入恒生综合指数及其旗下小型股指数,以及恒生消费品制造及服务业指数,公司股价很快暴涨并在小一年的时间里一路持续攀升,直上5港元价位。

  同时,2017年9月,《民办教育促进法》(以下简称“新《民促法》”)正式实施。强调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进行分类管理。民办教育举办者的合法权益更加明确,政府和社会各部门对民办教育的鼓励扶持和监督管理职责更加清晰。

  新《民促法》规定义务教育阶段不得设立营利性民办学校,而幼儿园、高中、高校以及职业学校成为企业获利的主要选择,而这恰恰就包括了主营高等教育的新高教。也使得其在2018年上半年股价表现依然坚挺,在6月曾创下收市价8.39港元的峰值。

  得益于政策红利,新高教开启并购扩张。除了云南和贵州2所直营学校,又收购了5所,覆盖了本科、专科及中专学段,在校生总数超过8万人。作为民办高校,收入一般主要来源于学费和住宿费,学校和学生数量就几乎等同于业绩,加快学校网络布局保证了新高教上市后亮丽的业绩数字。

  回归教育本质

  在2018年8月后,新高教的股价却直线跳水,而这个堪称新高教在资本市场所遭遇的最关键的转折点,便是出自教育监管层面的又一道新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发布,开始对教育行业民办学校变相营利手法加强监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