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零售

上海医学中心骗财 故意残害无辜女孩

2018-05-07 12:31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餐饮资讯网(cyzxcn.com)上海医学中心骗财 故意残害无辜女孩 上海医学中心骗财 故意残害无辜女孩 江西10岁小女孩吴宇婷,因患白血病,二次化疗后白细胞、血小板、血红蛋白都低(16日上午8点到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看门诊,陈医师开了3天药、预约了血小板、开了挂号住院单),于2009年12月17日下午3点,接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住院部通知,办理了血液科住院手续。医院有位叫蔡娇阳的无良医生她为了财,故意害无辜女孩。1、想骗血小板预约单换钱不成,就故意延误救命的血小板2009年12月17日下午3点,小宇婷到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住院后,血小板预约单就交给了管护医生。下午4点30分左右,小宇婷父母见血小板还没来,就去问管护的蔡娇阳医生,是否有血小板输。蔡娇阳对小宇婷父亲说:“血小板O型的没有,输B型的,好吧”,“B型的”,小宇婷的父亲应道,因为她小宇婷是O型血呀,蔡娇阳见小宇婷的父亲没有反应,又说道:“输B型的血小板,大部分起作用,只有小部分人输了没有效果,你要同意,等下就把字签了,我们就用你O型血小板预约单去换B型的。”“还要拿O型的去换,能不能不换,帮我输B型的”,小宇婷的父亲着急地央求道,因化疗小宇婷当天血小板只有10担心会出血。蔡娇阳听了不高兴地说:“你不换,想输,那是不可能的。”小宇婷的父亲担心输B型的如果无效,再来预约O型的就晚了,经再三权衡最终放弃了换输血小板。 蔡娇阳见小宇婷的父亲不同意换,就生气地说道:“你不同意换呀,那就不输了”。    过后,同病房的陈福生对小宇婷的父亲说:“小吴啊,我刚才听隔壁人说,他小孩在这订了B型血小板,现在小孩血小板上去了,他不想输,退又不给钱。医生拿住院的血小板预约单,也不能在住院费用里退现金,换成门诊的血小板预约单,就可直接到院收费处退钱。   蔡医生因为劝换血小板预约单换钱不成后,到18日下午4时救命的血小板来了她也不拿给输,直至19日11时,小宇婷的父亲到血库得知情况后,再三催促下她才输。    由于血小板耽误,造成小宇婷18日下午输液过敏胸腔出血未能止住。   2、为开药提成,故意不用门诊开的药,却另换新药    小宇婷16日看门诊时开了三天药, 18日还有一天未用的药。   18日上午9时30分,护士却另拿了药进来。   小宇婷父母见了,惊诧地问护士:“这药是我们的吗?我们还有药啊!”    护士听了说:“医生已给另配了新药,医生说你那的药以后留着用”。   小宇婷的父亲听了,就赶紧去找管护的蔡娇阳医生,说小宇婷还有一天的药。    蔡娇阳医生听了抬了下头,慢条斯理地回答道:“用什么药医生知道的呀,不用你来管。”   下午,有个叫陈海燕护士帮小宇婷的父亲拿未用的药去退,也被蔡娇阳给制止了。    医生为什么不用门诊药,却另换新药,是必须用新药,还是开药有回扣呢?     正是因为该用的药不用、不该用的药滥用,造成18日小宇婷用药严重过敏,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3、作为医生是不知药物会过敏,还是故意害命    18日下午1点40分,护士拿了三瓶药水进来,小宇婷父亲见这种新药从未用过,就去找蔡娇阳医生问用的是什么药。    蔡娇阳回答道:“你不知道吗?是丙球高蛋白的。”还问这药是第一次用吗?小宇婷父亲回答是第一次用。   下午1时50分左右,护士开始给小宇婷挂丙球,当时输的很快,小宇婷父亲见了就问护士为什么不能输慢些,护士讲这药就是要输快的。    大约输了1分多钟,小宇婷就喊喉咙痛,她父亲就去找管护医生蔡娇阳:“说小宇婷喊喉咙痛,要她过去看下”。蔡娇阳正在电脑上玩,听了说:“这是正常的反应呀,你小宇婷有点发烧能不喉咙痛吗?等会我就过来”。听蔡娇阳医生这样讲,小宇婷的父亲就回到病房,并把蔡娇阳医生说的话跟妻子讲了,他夫妻俩就在床边开始安慰小宇婷,叫她忍一下,等会就好的。   在护士换吊第二瓶丙球后,小宇婷叫得更厉害并说胸闷,小宇婷母亲就催丈夫再去找蔡娇阳医生,小宇婷父亲走到病房门口见蔡娇阳还在电脑上,就对她说:“蔡医生吴宇婷讲喉咙更痛了”。蔡娇阳听了,说她等一下就过来。   后小宇婷父母见小宇婷叫疼的已经受不了,开始在床上翻滚,她父亲就赶紧跑到蔡娇阳处,对她说小宇婷受不了,求她快去看看。当他返回病房时,只见小宇婷边喘气边不断从嘴里流带血丝的白色液体,脸色苍白、嘴巴肿大,把她衣服拉开一看,到处是大块的皮疹   这时蔡娇阳才赶过来,说是过敏,快把药水关了,此时已吊进一瓶半。    只听小宇婷吃力的说了句,吸不到气了,就头歪一边,嘴里除了流带血丝的白色液体外再也没说出话来。   小宇婷昏迷不醒人事后,血液科所有医生、护士都赶了过来,半瓶球药水也被他们拿走。        小宇婷父母对薛主任等医生说:“第二瓶丙球有问题,输的太快了,叫你们,你们还说是正常的”。当时没敢直接讲蔡娇阳医生,薛主任听后讲道:“现在不是讲丙球有没有问题的时候,救人要紧”。    经近半小时的抢救,才缓慢苏醒过来,不停的用手指喉和胸,医生用木压板撬开她的嘴,只见喉头有个大血泡。护士拿来面罩叫小宇婷张开嘴巴,把它盖在嘴巴上,只见面罩里不断冒白雾。护士问小宇婷这样是否好受些,她点了点头。小宇婷父母除给小宇婷擦嘴里流出的血丝和白色粘液外,还不停用甘炉石洗济给她涂皮疹处。    15时后,护士把床头的三级护理和普通饮食单拿下,换上了一级护理和流质饮食单;把氧气管和心血监护仪都给小宇婷接上;并要求小宇婷父母不能给小宇婷吃非流质食物,要做好她24小时进出量登记。    过敏救醒后,小宇婷已变了个人样,再也不能正常行走、正常吃饭、正常呼吸、正常说话,只能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直到死亡   作为医生药物过敏时,三次叫而不来(小宇婷父母多次要求警方、医院调出录象),你是不知道丙球会过敏呢?还是对病人漠不关心呢?或是谋财不成故意害命呢?

标签: 上海 医学 无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