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数据

北京北城中医院北城甲状腺研究院是骗子被曝光

2018-09-17 00:07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北京北城中医院 北城甲状腺研究院是骗子被曝光

伤心的京城就医经历,让吴亚兰决心和北京北城甲状腺医学研究院“较量较量”。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她倍感艰难。■辗转多部门信访投诉吴亚兰开始

伤心的京城就医经历,让吴亚兰决心和北京北城甲状腺医学研究院“较量较量”。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她倍感艰难。

■辗转多部门信访投诉

吴亚兰开始整理手上的材料,她发现,所有的证据都和北京北城甲状腺医学研究院(下称“研究院”)无关,包括刷卡记录在内的所有凭据都是以“北京北城中医医院”(下称“北城中医”)为抬头或落款。通过北京市执业医师与医疗机构信息查询网站查询接诊她的王海廷等医生时,吴亚兰发现这些医生的执业地点也不在研究院,而是在北城中医。

“由于通过网络无法查到研究院是否具有医疗机构许可证,我怀疑研究院根本就不具备行医资格,是非法行医!”自以为找到了取胜关键的吴亚兰开始辗转多部门投诉。

2013年10月31日,吴亚兰给“3·15”消费者权益保护热线打电话。经过沟通,她被告知“此事是卫生局的管辖范围”。随后,她拨通了北京市昌平区卫生局医政科的电话,得到的回复是研究院不属于医疗机构。当天,吴亚兰又找到了昌平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举报研究院“非法行医”,还到昌平区发改委举报研究院的收费问题。

11月1日,吴亚兰接受卫生监督部门的建议,到北京市保安局信访部门反映情况。

11月2日,保安部门回复称“打击非法行医需要卫生部门牵头”。当天,吴亚兰到国家卫生计生委信访处反映情况;到国家税务总局和北京市税务局,反映研究院看病不开发票的问题;到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和北京市工商管理局,反映研究院开展诊疗服务和宣传医疗广告的问题,得到的答复是“会进一步调查”。

后来,吴亚兰从昌平区工商局得到回复:“已经查处,要求研究院整改了。”

今年1月23日,记者在研究院看到,“北京北城甲状腺医学研究院”和“北京北城中医医院”两块牌子仍然并立,非常醒目。记者在医院内采访了一名来自黑龙江省的女患者和她的家属,他们说是看了电视里广告才前来求治的。

■证据不足,起诉被驳回

在不断寻求有关部门帮助的同时,吴亚兰还决定“试一试法律武器”。2014年1月,吴亚兰向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在寻求法律帮助的过程中,吴亚兰还联系了几名具有同样经历的患者,包括她在医院治疗时遇到的姚女士。“但是他们大部分人怕麻烦,觉得在异乡和这样一家医院打官司太难,也有少部分人是和研究院私下协商,得到补偿后退出了维权。”吴亚兰说。

今年1月21日,昌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吴亚兰与北京北城甲状腺医学研究院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民事诉讼案。

吴亚兰没钱请律师。法庭上,她向法官提交的证据有:华大夫的短信和通话记录、研究院的广告、化验单、刷卡的消费记录和发票等。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