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运营

湖南高速两巨贪受贿均超1.7亿元,二审缘何由死刑改判无期

2019-01-06 16:26 作者:电商网 来源:网络整理

“单笔受贿近亿元”、“受贿金额均超1.7亿”、“同一案件中的两巨贪一审均被判死刑”,被称为湖南史上涉案金额最高的湖南高速公路腐败窝案之彭曙(湖南省高速公路投资集团原副总经理)、胡浩龙(湖南省高广投资公司原总经理)案,在一审判决近4年后,近日等来了二审判决。

此前一审中罕见的“贪腐案中一案两人同获死刑”的判决结果,在二审得以逆转:2018年12月12日,湖南高院二审对彭曙、胡浩龙从一审的死刑判决,改判无期徒刑。澎湃新闻()从二审判决书获悉,二审对两人受贿金额的认定与一审差异不大,均认定两人受贿金额超1.7亿元,均触犯受贿、贪污、泄露内幕信息三罪。

值得注意的是,该案从案发至今长达8年,其间,我国刑法及其司法解释对贪污、受贿的量刑标准作出了重大调整。判决书显示,二审法院对两人量刑改变理由有:构成自首、立功,以及根据修改后的法律依法调整。

法律界相关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介绍说,“二审将死刑改判无期,并非减刑,因为二审本身就包括了对上诉人上诉理由的认定,以及一审法院量刑是否合理的审查。”

三宗罪演绎贪腐“哥俩好”,单笔受贿9236万元

湖南高院二审查明,湖南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是与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合署办公”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归口湖南省交通厅管理。2002年1月至2010年12月,上诉人彭曙、胡浩龙分别利用担任湖南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成立的全资国企湖南高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广房)、湖南省高速公路广告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广投)、湖南省高广投资有限公司、醴茶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的职务便利,非法单独、共同或者伙同上诉人彭江林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

其中,彭曙为主13次收受1.74亿余元,单独2次收受504万元,共计受贿1.79亿余元,个人实得8564万元;胡浩龙为主12次收受1.69亿余元,参与1次收受500万元,单独1次收受30万元、港币10万元,共计1.74亿余元、港币10万元,个人实得8090万元、港币10万元。彭江林参与4次共计收受3483万余元,个人分得1238万元,实际占有1621万余元。

澎湃新闻注意到,二审法院与一审法院认定的彭、胡受贿金额(分别为1.88亿元、1.70亿元)相比,金额上相差并不很大,其中,二审对两人索贿600万元没有认定。原一审认定彭曙、胡浩龙两人单笔受贿金额最大的为9736万元,二审认定为9236万元。

2016年11月2日,湖南高院二审开庭时,对于“单笔受贿近亿元”的指控是否构成受贿,曾是庭审的辩论焦点。出庭检察员称,这近亿资金的辗转腾挪系彭、胡二人以“借款”、“投资款”的形式掩盖受贿犯罪的实质,应以受贿罪论处。彭曙、胡浩龙及其辩护人则称不是受贿,而是两人与陈平公司之间正常的投资、拆借等经济往来。

二审法院查明,信远智邦集团由信远和智邦两家公司出资成立,拥有长沙苗圃702亩土地的开发使用权。2007年6月3日,高广投、高广房以4.2亿购买了信远智邦集团。同年11月26日,智邦公司订立合同,以原价1.68亿回购40%股份,但后来仅支付1500万定金,余款由智邦公司根据项目拆迁进度承付。2009年,湖南省高管局又以3.97亿收购智邦公司此前回购的股份,并免除智邦公司所欠股权款等应付利息。至此,智邦公司通过股权转让获利2.2亿余元。

智邦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平为感谢彭曙、胡浩龙,将利润的一半约1亿元作为好处费送给两人。2009年3、4月间,彭、胡两人以成立湖南省潍邦实业有限公司为由,以出资入股的名义,从陈平的智邦集团拿走4900万元。随后又以借款名义,向陈平要3800万元,为掩盖受贿事实,还支付了63万元利息。

在觉得仍不够“安全、隐秘”的情况下,上述全部资金又原路返回,改由陈平的美世界房地产公司,以1.33亿元收购了彭曙、胡浩龙控制的尚达公司所持双湾国际项目30%股权。而尚达公司在2007年8月仅以3000万元获得美世界投资公司30%的股份。

二审法院认定,彭、胡控制的公司和陈平的公司间随后又经过了多次往来,经反复走账以及财务处理,最终彭、胡二人实际收取智邦集团好处费9236万元。

二审还查明,彭曙、胡浩龙在高广房公司参股龙阳公司修建龙阳公路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伙同龙阳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晖侵占高广房公司股份,非法侵占公共财物3500万元,犯贪污罪。

标签: 湖南 高速 死刑
相关阅读